莱博维茨的赞歌(标注)

豆瓣链接:https://book.douban.com/subject/1310155/

这本书是第二次看,第一次是找的电子版,也没看太懂,也没啥印象。这次是图书馆借的纸质版,大概五个小时看完。说实话还是没看大懂,宗教隐喻我不行。应该是最早有辐射避难所描述的小说。真的没看懂,情节倒是能看下来,一共三部分,每一部分的结局啥意思不太懂。嗨呀,挠头,真的不懂。整个设定是人类科技发展到顶端后核弹毁世,受辐射影响很多变化,然后修道院是保存和延续以前的知识,这样半工业革命前半恢复各种知识,第三部分又一次核战争基本上地球就完了,但是一部分修士和人类已经踏上飞船去其他星球了。挠头,真的看不懂,没有看过圣经,只有一种救世无望,人类始终倾向毁灭自己的感觉。昨天又看了一遍云图,科技发展到顶端一炸回到文明前,似乎是相通的,末世啊。

P18

内舱密封后,舱内空气将增压,比周围气压高出每平方英寸2.0磅,以减少辐射向舱内渗透。

增加可以减少?

P89

甚至在教会里,有人也敢支持一种观点:从胎儿开始,这些人的外表中就根本没有上帝的影子;他们的灵魂只是牲畜的灵魂;纵然自然法则使他们免受惩罚。但他们也不应该被当作人,而应该当作动物加以消灭;那些人造了孽,几乎毁掉人类,上帝惩罚他们做牲畜。没有几个仍然相信有地域的神学家胆敢剥夺上帝惩罚一切生灵的权利,但许多人却没有想到:对妇女产下的孩子是否具有上帝的影子这一问题妄加判断正是篡夺了上苍的权力。教廷怒声呵斥,反复重申,哪怕一个看上去比狗、猪、山羊都要笨的白痴,只要是女人生出来的,就应被称作不朽的灵魂。

云图里 Sonmi 启示的那段话,womb to tomb,还是印象蛮深的。

P117

学者不耐烦地吼道:“看到矛盾。你透过任何窗口都可以看到他们这样的人;还有历史学家想让我们相信的过去的人。我不能接受。一种伟大而明智的文明怎么会如此彻底地将自身毁灭掉呢?”

“也许,”阿波罗道,“那仅仅是物质上的伟大,物质上的明智吧。”

P118

“因为怀疑并非否定。怀疑是一种强大的工具,我们应该怀疑历史。”

P126

“他要是感到孤独,那为什么要坚持过隐居生活呢?”

“为了逃避孤独,在一个年轻人的世界上所感受到的孤独。”

这里说的这个人,是最后一个犹太人,几千几百岁了。

P133

然而,《大事记》本身不能复兴古代科学或发达的文明,因为各种文化都是由人类的部落所创造的,而不是发霉的书本。

P141

世界有多重?世界只称量别的东西,却从来不称量自身。有时,秤是弯的。它用金银衡量生命和劳动,这样衡量,秤永远平不了。但它却继续称量着,快速而无情地称,溢出众多生命,偶尔也有点金子。

P157

“为什么你要把一个民族和它过去的重负全揽到自己身上?”

“重负——是别人压给我的。”他慢慢抬起头,“我应该拒绝吗?”

这里就是说他是犹太族仅存的最后一个人。

P159

感到责任是智慧。但你认为是独自承担,那就是愚笨。

P162

如果你要等到一个时代开始之后,再去研究它的内容,那预测它的到来未免太迟了。

P178

纳约不说话,所以从不撒谎。

言多必有失。

P182

其实,自然哲学的很大一部分只是语言简化的过程——试图发明语言,用半页方程就可以表达一种观点,但如果用所谓的“简单”语言来表达,一千页都讲不清楚。

P197

无知一直是我们的国王。帝国灭亡后,它无可抵挡地坐上了人类宝座。它的王朝由来已久,它的统治至今还被认为是合法的。以前的贤人们都认可了这一点,没有推翻它。

明天,一位新的国君将统治我们。理智之人、通晓科学之人将辅佐它,世界将看到它的力量。它的名字叫真理。它的帝国将覆盖整个地球。人类对地球的统治将重新开始。一个世纪以后,人类将坐在机器鸟中翱翔蓝天,金属车辆将在人造石铺成的道路上驰骋,三十层的高楼将拔地而起,轮船在海底航行,机器从事各类工作。

但是目前无知称王。它的退位对许多人没有好处,这些人是在它的黑暗专制下才过得舒适安逸。他们是它的朝臣,以它的名义欺骗民众,统治世界,假公济私,滥用权力。他们甚至恐惧文化,因为文字是让敌人联合起来的又一交流渠道。他们的武器锐利,而且运用娴熟。一旦利益受到威胁,他们就要向全世界宣战,随之而来的暴力连绵不断,直到将现存的社会体系夷为平地。

好强的比喻。

P219

我觉得为了分辨真假,人类必须摸索一段时间——千万别因为错误味道好,就饥不择食地抓牢不放。

P220

这位谎言的老祖宗非常狡猾,只说些半真半假的话:除非你已经有所体验,否则怎么“知道”善恶呢?吃了果子,和神一样。但是,无穷的力量和无穷的智慧都不能让人具有神性。因为人类始终欠缺——无穷的爱。

P232

那玩意——听着,修士,他们说它能思考,一开始我就不信。思考意味着理性,意味着灵魂。一台“思考机器”——而且是人造的——它能有理性和灵魂吗?呸!它一开始就是个彻头彻尾的异教徒。可你知道吗?

肯定有事先预谋,这东西才会这么邪门!它肯定能思考!它懂得善良与邪恶,但我告诉你,它选择了后者……人类创造了这种装置,却没有为它设计工作原理。他们把呆板的原理当成灵魂,不是吗?

这里是一台速记机坏了。

P257

修士们,我么们不要认为战争就要爆发。我们要提醒自己,魔鬼一直与我们在一起,到现在已经有两百年了。但只扔过两次,规模小于百万吨。若是战争爆发,我们都知道将会发生什么。上次人类试图毁灭自己时所造成的影响遗留至今,我们现在仍然深受其害。在过去圣莱博维茨的时代,他们或许还不知道后果。或许他们知道,只是在真正尝试之前都不太相信——犹如一个孩子,从来没有开过枪,但也清楚子弹上膛的手枪能干什么。他们未曾见过数百万的尸首,未曾见过那些死胎,那些面目狰狞的、杀戮和毫无理智的破坏。然后他们尝试了,他们也看到了后果。

P266

用星际飞船不就是绝望的表现吗?

星际飞船其实是希望之举,是人类在别处找到和平的希望,倘若眼下没有和平,别的地方一定会有……你这可恶的骗子,正是有了希望,才会发射飞船。也许这种希望令人疲惫,但它却分明在说:掸去你鞋上的尘土,去向蛾摩拉宣讲所多玛吧。

P267

人类越是不断地创造完美的天堂,就越是对天堂、也对他们自己丧失耐心。他们建造了一座快乐花园,但随着园子日益富有、壮大和美丽,他们却日益感到痛苦。那时,他们更容易发现园内的弊端,发现那些停滞不长的绿树和灌木。当世界笼罩在黑暗和悲惨之中时,人类却相信世界上存在着完美,并且向往不已。然而当世界充满光明、理智和财富之时,他们却日益狭隘。于是,世界不再信奉并乞求完美了。哎,他们不久便会再一次摧毁它了——这个花园一般的地球,文明而智慧,却将再次被毁灭,然后人类又会开始在痛苦的黑暗中重寻希望。

P269

乞求征兆,但当征兆真正降临时,人却用石头砸它——这就是人的本质。

P271

伴随你们的还有四千多年的记录和回忆……让我们永远记住地球和我们的由来。记住地球,永不忘记,但——永远别回来。

P301

倘若不是那些人强迫他停下来,让她目睹“上帝的牧师”暂时被“恺撒的交通警察”制服。那一刻,耶稣似乎遥不可及。

P307

疼痛不再那么厉害,但被压的身体萌生出一种猛烈的瘙痒之感。他试图去挠,但手指摸到的只有裸露的石块。他挖了一会儿,一阵战栗,然后把手挪开了。这种骚痒令人发狂,受伤的神经不断发出愚蠢的要求,拼命要求抓挠一下。他觉得自己很没有尊严

嗯,科斯医生,瘙痒比疼痛更可怕,你怎么不知道?

P308

你早该意识到,罪恶并非痛苦本身,而是对痛苦莫名的恐惧。害怕痛苦,加上它正面意义上的对应物,比如对尘世的安全的渴求,对伊甸园的渴求,科斯医生,这就是“万恶之源”。尽可能减少痛苦、尽可能扩大安全,社会和凯撒都以此为号召。但最后,它们成了唯一目标,法制中惟一的基石——这是本末倒置。毋庸置疑,在追求这一目标的过程中,我们找到的只能是相反的事物:最多的痛苦和最少的安全。

P315

最后一位修士在入舱前停留了片刻。他站在开着的舷舱口,脱下草鞋。“世界的辉煌从此消失。”他喃喃自语,回头看看那亮光。他拍打着鞋底,掸去上面的尘土。那道亮光吞噬了三分之一的天空。修士捻了一下自己的胡须,最后望了一眼大海,走进船舱,关上舱门。

作者: QC

过着一种有文化但却孤单的生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