全球伦理学

同样是一些有关全球化的问题,由哲学家彼得·辛格来谈论似乎是要比前一本索罗斯书里谈到的要清晰。这本《如何看待全球化》谈到的远不止我们一提到全球化就想到的经济全球化,它想要建立一种全球伦理学。

事实上,原书名字叫one world now,中文版翻译成如何看待全球化有一点点怪。但不管怎么说,在我看来全书翻译得还是比较流畅的,没有一些不明所以的句子。

全书分为五个部分,首先概述了全球化,再分别从一个大气,一个经济,一个法律,一个共同体来讨论全球化在不同领域的问题。在我看来,作者显然是支持全球化的,而且是那种更广泛意义上的全球化,而不仅仅是经济或者政治上的全球化,比如他要求我们像关注我们的邻居和同胞那样关注远隔万里的贫困或不幸的人。

在同一个大气的章节中,作者从功利主义等不同角度论证了目前全球气候变暖问题以及发达国家应该承担的责任,他提出在目前情况下,各国可以根据防止气候变得更坏的最低要求按人数分配排放量,然后建立一个温室气体排放交易体系,排放多的国家向没有达到限额的国家购买排放量。这种措施可以一举多得的推进大气保护工作。

在同一个经济的章节中,作者针对普遍的三项指责为WTO的存在作出了一些辩护,并用数据说明了经济全球化很大程度上改善了大多数人的收入和生活。

在同一个法律的章节中,作者从普遍管辖权开始论证了干涉的必要性。当国家无法履行国家保护责任时,这个重担就放在国际社会的肩上。但同时,何时可以干涉何时不能干涉,怎样保证干涉的正当性而不是被别有用心地利用也是值得讨论和研究的问题。

在同一个共同体中,作者讨论了国内正义与国际间正义的问题。他提出这样的假设:当我们在路上发现一个小女孩掉入水中,我们可以不费吹灰之力的救她,只不过会泡坏一双刚买的比较贵的新鞋。在这种情况下,我们如果不救小女孩心里会内疚。但是,当我们可以通过少买一件非必要的东西而将钱捐给慈善机构从而救下远在万里之外的贫困人口的生命时,我们一般不会选择这样做。导致这种差别的原因有很多,但无论如何,当我们站在世界公民的角度来审视这件事情,我们就会发现,富裕国家的人们确实应该拿出一定的资源去帮助那些贫困的人。

毫无疑问,当前主权国家和民族主义占据了主流,现在强推世界政府或者真正的全球一体是不现实的。但是当前世界各国联系越来越紧密的现实要求我们应该建立一种全球伦理学,以一个更加广的视角去审视一些人类共同面临的问题。因为在整个人类面临生存威胁的情况下,诸如政治、国家等因素都不太重要了。